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凌正道醒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的同时,他下意识地就要从床上坐起来,可是这一起身,却让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疼!浑身都疼!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人打断了骨头似的疼!

    “躺好别动!”熟悉的声音传入凌正道的耳中,回头一看,他便看到了眼睛有些发红的沈慕然。

    “沈厅……”看到沈慕然后,凌正道的脸上随即就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还有脸笑呢,也不看看自己被打成什么样了!”

    沈慕然瞪了凌正道一眼,她本想再训斥凌正道几句,可是看到额头上缠着纱布的凌正道,却又有些不忍心了。

    凌正道是天生的硬骨头,虽然没被人家打骨折,可是却也满身淤青,脸更是肿的看不出原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当然了,那带头的混混大哥比凌正道还要惨。当时要不是警察及时赶到,那位大哥就要凉了。

    沈慕然得知凌正道在南海市惹事生非,还是得罪了蓝家和周家的人,也是第一时间跟南海市打了招呼,不然凌正道比这还要惨。

    南海市有几位领导和沈家关系密切,所以沈慕然要在南海市办什么事,也是非常简单的。几年前,沈慕然和周影在南海市发生冲突,结果周大小姐也同样败下阵来的。

    正如凌正道想的那样,沈慕然知道他在南海市,也是第一时间赶到了南海市。看到伤成这般模样的凌正道,沈厅长心情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还活着。”凌正道叹了口气,心里却是莫名的惆怅,难道自己真的见不到周影了吗?

    “你到底能不能听话,非要跑到南海市来,我看你就是活该!”沈慕然怒冲冲地又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我就是活该。”凌正道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凌正道没有跟自己顶嘴,这反倒是让沈慕然觉得有些不适应,迟疑了半天,她才说:“你先好好休息,身体检查后没有问题,就跟我回东岭省。”

    “沈厅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必须跟我回去,这件事由不得你!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不回去,可是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周影,她生病了,我有些担心。”

    看着凌正道那有些担忧的眼神,沈慕然既有些恼火却又有些不舍,“我知道了,一会儿我就要去找他周家的人!”

    凌正道是怎么被打成这样的,沈慕然自然已经了解了情况,无非就是那个蓝锋和周鹏搞的鬼!凌正道是你们随便欺负的吗?除了我,谁也不能欺负他!

    上午十点钟,南海市秀河区办公室。由南海市的一位副市长亲自出面,连同周云霄、蓝氏集团的一位主要负责人蓝天明,蓝锋的堂叔,带着两位公子哥来见沈慕然了。

    “沈厅长,实在是对不起,关于东岭省凌区长被打的这件事,我代表南海市委市政府向您和凌区长道歉。请沈厅长放心,对于相关涉事人员,我们一定严惩不贷!”

    那位副市长之所以对沈慕然如此客气,除了沈家和南海市的关系,还有就是凌正道现在还没有被开除公职,还是东岭省的干部。

    一个东岭省的厅级干部在南海市被打了,沈慕然代表东岭省来质问这件事,自然也是要以礼相待的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了解这件事是不是蓄意报复!”沈慕然的态度并不好,她的目光落在了蓝锋和周鹏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不能的,沈厅长,这件事肯定是有什么误会。”

    蓝天明见状连忙说了一句,“南海市公安局也查了这件事,就是小锋的一个保镖,要陷害凌区长,这件事跟小锋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知道了沈家沈慕然过问了这件事,周、蓝两家和南海市方面也是提前做好了准备,把事情的主要责任都推卸到一个保镖身上。

    沈慕然心里虽然清楚是怎么回事,可是现在她也没有时间深究这件事,更何况事情发生在南海市并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