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沈慕然从省厅回到家中时,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。

    “沈厅,胡展程抓到了吗?”看到满脸倦色的沈慕然,凌正道连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跑了。”沈慕然有些沮丧地看了凌正道一眼,却是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跑了,你不是说他没得跑吗?”凌正道也是满脸惊讶,别说是沈慕然觉得胡展程没得跑,连凌正道也同样是这样认为的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的胡展程根本就没有潜逃的条件,只有坐以待毙一条路。

    沈慕然叹了口气,终于还是开口了,“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,希望你不要太激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凌正道的脸色变得担忧起来,他多少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胡展程很有可能是挟持赵丽然一起潜逃的,赵丽然在胡展程潜逃后也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凌正道听完沈慕然的话,整个人顿时呆立住了,胡展程挟持了赵丽然,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?

    “中纪委不是在查她吗?她不是应该被严格控制的吗?怎么就会被胡展程挟持了!”凌正道有些无法压抑自己的情绪了,他用一种近乎咆哮的声音质问沈慕然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!”沈慕然气恼地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凌正道的心情很不好,同样沈慕然心里也很不舒服。两人相互大嚷了一番,却都又沮丧担忧地低下了头,的确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确定胡展程逃到什么地方去了吗?”沉默许久的凌正道,总算是平静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根据我了解的情况,胡展程最有可能是乘坐飞往南非的飞机出境的。”

    “非洲!你说胡展程去了非洲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初步判断,具体情况不得而知,不过近几年向非洲潜逃的问题官员,也是不在少数的。之前燕京的几个外逃官员,就是逃到非洲去了。”

    非洲一个相对落后贫瘠的地方,而且非常的混乱,显然并不是一个潜逃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只是近年来随着红色通缉令的力度加大,欧美国家已经不在是潜逃者的乐土,很多贪污腐败官员,涉黑商人也是不断被引渡回国。

    这时候非洲这个原本最不受待见的地方,却成了好地方,由于非洲的特殊环境,跑到那地方去要引渡回来并不是件容易事。

    毕竟非洲这个地方还有无政府的落后国家,人家连政府都没有怎么引渡,去跟穿了兽皮的酋长谈?

    “我要去找她,我一定要把她找回来!”凌正道缓缓地说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去找?”沈慕然皱眉看了凌正道一眼。

    “肯定有办法的!”凌正道握紧了拳头,不管是天涯海角,他也一定要把赵丽然从胡展程手中救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醒醒吧,你走了,你的孩子怎么办?”沈慕然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孩子?想到自己的一双儿女,凌正道的心情就跟压了一块石头似的。

    此时的凌正道可以说是面对了他人生中最低谷期,妻子周影离自己而去,如今连赵丽然也失踪了,仿佛间他感觉自己失去了一切。

    相比周影和赵丽然的离开与失踪,什么仕途尽毁,对凌正道来说简直不值得一提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这就是对我的惩罚吗?老天爷你未免也太残酷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胡展程潜逃,赵丽然失踪的第二天,还在等待处理的凌正道,被省委书记李兆正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虽然脸上还挂着彩,额头上还有一块血疤,可是凌正道并不在意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了,他现在无比的消沉。

    敲响李书记办公室房门,听到“请进”的声音,凌正道走进了办公室,有些惊讶地发现,李书记的办公室里竟然还坐着一个人。

  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