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郑经理突然打来的电话,让杜晓的心情是格外激动,可是当她准备把这个“好消息”告知林建政时,林建政的手机却已经关机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跑出饭店,杜晓在阑珊的灯火下寻找林建政的身影,可是林建政早已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的心情一定很不好,都怪我太无能了。”杜晓暗暗自责自己,深陷林建政美丽谎言中的,似乎真的已经无可救药了。

    晚间十点钟,杜晓匆匆地来到了扬帆酒店。虽然初秋时分的夜晚已经有些清凉,可是她的额头上带着一层细汗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着急也很担心,此刻她只想尽快见到那位唐金先生,为自己心爱的男人排忧解难。

    也许杜晓并不是一个好女人,她善于追求目的,而且为了达到目的,也是不惜廉价出卖自己的,甚至她并不信任任何人,可是她对林建政却是充满信任与期待。

    来到扬帆酒店二号总统套房门前,杜晓平息了一下呼吸,又拿出化妆镜补了补妆容,她很明白任何时候,个人仪容都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一次,她是为林建政而来的,自然更是半分都马虎不得。

    门铃响了两声,房门就被打开了,看到门内郑德军郑经理那被灯光反射的有些刺目的秃顶,杜晓的脸上闪过微微的惊讶。

    “郑经理,你怎么也在?”杜晓轻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郑德军那张褶子脸上,露出让人看了有些头皮发麻的微笑,“杜小姐,我这是特意过来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女性特有的第六感让杜晓有种莫名的担心,可是她现在没有想太多,她一心只想见那位唐金先生,“谢谢你杜经理。”

    “杜小姐不用客气。”郑德军的眼睛落在杜晓的胸前。

    那件黑蕾丝的肉色吊带裙,的确将杜晓衬托的充满诱惑性,而且她还特意为林建政洒了淡淡的香水,更是让男人忍不住就想靠近她。

    套房中,一个中年老外,穿着一件真丝睡袍,手里还举着一杯红酒,很是惬意的模样,这个人就是中海外资银行的中国区负责人唐金。

    杜晓在看到唐金的时候,心情随之就有些紧张了。她是一个很有经济的女人,眼前的唐金先生看起来,并不像是与自己谈生意的,倒是在等自己投怀送抱的。

    如果换作是以前,杜晓肯定会主动迎合,她是一个很能忍受的女人,与自己父亲同龄的官员,有着变态嗜好的权贵,只要能满足她的目的,她都不介意奉陪。

    可是那都是以前,现在她不希望自己做一个比娼妇还要下贱的女人,因为她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依托,她希望自己以后能是一个好女人。

    秦君的死对于杜晓目前的发展是很有影响的,可是当她得知那个变态的秦公子死了之后,却是非常欣喜的,仿佛曾经的一切耻辱,都随着那个恶人的死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“杜小姐,请坐。”唐金的中文虽然有些生硬,可是说的还算流畅。

    杜晓努力让自己保持镇静,带着不失礼貌的微笑坐在了旁边。虽然她并不想面对那双饿狼般的眼睛,可是为了帮林建政,她要求自己去忍受这一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间十一点,凌正道结束了与谢小雨就一些相关问题的探讨后,返回了扬帆酒店。

    凌正道所在的一号总统套房,那是周影的特定房间,也是整个扬帆酒店最豪华的套房,相邻的二号套房虽然也很豪华,可是面积却比一号套房小了近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“六叔,要不要去下面餐厅吃点东西?”来到房间门口,凌正道感觉肚子有点饿了,随口问了丁六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有些累了。”丁六摇了摇头,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,即便是丁六,精力也是有些跟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那您早点休息吧。”凌正道也是很体谅六叔,让一把年纪的六叔整天跟着自己跑,他也是有些过意不去的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的情况,凌正道知道也只有六叔,能保自己相安无事。

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