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凌正道在国外是就不怎么把老外放在眼里,如今在自家酒店,那就更不会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杜总,你先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凌正道说着,就坐在了唐金的对面,打量了一番只穿着睡袍的唐金,冷声又说了一句:“中国是个法制国家,不要以为自己是个老外就能为所欲为!”

    唐金也是非常有身份的人,很多中国人,特别是如郑德军这样的中国人,在自己面前就是一个奴才。

    凌正道这种不将自己放在眼中的态度,让唐金也是感觉受到了不公平待遇,嚷嚷着大声说:“郑,这是怎么回事,让酒店的保安……不,让你们的警察把这个人抓起来!”

    本来还有些心虚的郑德军,见自己的洋主人说话了,狗仗人势的本质再次露了出来,他指着凌正道说:“我警告你,马上离开这里,唐金先生是市领导的重要客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客人?”

    凌正道看都没有看郑德军一眼,而是举起长几上的半杯红酒端详了一会儿才又说:“客人来主家做客,就是来欺负主家的吗?如果我没有猜错,这杯红酒里面应该加了东西吧?”

    唐金和郑德军听到这里,脸色也是不由变了一下,显然凌正道是猜对了。

    “报警呀,怎么还不报警?我倒是要看看,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!”凌正道的脸上再次露出冷笑。

    唐金看了看凌正道,这会儿心里也是有些发慌的,那杯红酒里加了可溶性的冰毒,正是用来让杜晓更加配合自己的。

    虽然唐金这老外在中国自恃优越,可是他也明白,毒品是中国的禁忌,这方面的处罚力度也是极其严格的,自然不想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当然凌正道也没有想到,手中的红酒里面掺杂的竟是毒品。

    他只是看到了在长几下方有一个锡纸包,猜到这老外想用类似迷幻药物的东西,趁机侵犯杜晓,唐金和郑德军的表情,更是让他应证了这个猜想。

    唐金悄然对郑德军使了个眼色,郑德军这狗奴才随即意会,便又对杜晓说:“杜小姐,如果我们之间发生太多的不愉快,有些事可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杜晓听到这里顿时就紧张了起来,适才唐金已经答应了贷款的事情,只是在自己准备趁机脱身的时候被拦住了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拒绝了唐金的要求,可是她并不舍得放弃帮林建政的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凌……凌先生,这只是……只是一个误会,对不起,我打扰你了。”杜晓有着吞吐地对凌正道说。

    杜晓的为人,凌正道还是清楚的,按理说这女人想跟谁上床都不关自己的事。可是现在杜晓明显是被胁迫的,这让凌正道有些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对,都是误会。”郑德军见状,也紧跟着说了一句。“不如杜小姐,先和这位……先生回去,事情明天再谈?”

    郑德军的这副恶心嘴脸,让凌正道有种想揍人的冲动。为什么那些老外看待中国,总是带有歧视目光,就是因为如郑德军这样的狗太多了!

    “凌先生,我非常感谢你的帮助,可是……可是您现在能和我一起离开吗?”杜晓满脸为难地看向凌正道。

    凌正道这个人从来不喜欢难为女人,尤其是女人用恳求得态度对自己说话时,他是绝对不会去拒绝的。

    当然了,凌正道自己也明白,自己的情况还是不要过多招惹事端的好。

    又看了看唐金那副优越的嘴脸,凌正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“既然这样,那我就不坐了。不过!我希望你这老外明白,这里是中国,法律面前人人平等!”

    唐金没有说话,这会儿他倒是也不敢太过放肆,毕竟真要纠缠起来,他自己也会很麻烦的。

    说完该说的话,凌正道便起身走出了房间,自己是想帮杜晓抱不平的,可是人家不接受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凌先生。”凌正道刚走出二号套房,就听到身后传来杜晓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衣服你先披着,回头给我送酒店来就行。”凌正道回头,很是平淡地说了这么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