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黑袍人登上马车,坐在梅杰森子爵的对面,用沙哑的嗓音道,“你在这种敏感的时候联系我,最好有足够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敏感?”梅杰森闻言愣了愣,不过他旋即也恼火了起来,“你们既然知道现在敏感,为什么不按照约定把铠岩城的事情告诉我?!别忘了现在是谁在出钱维持着你们教会的运转。”子爵最后半句话中隐隐透露出一抹威胁的意味。

    黑袍人皱了皱眉,“铠岩城?我已经把能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,你还想要知道什么,破城的细节?我们安插在守军中的内应?知道这些对你有什么意义吗?”

    梅杰森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,“破城的细节?铠岩城已经被攻破了?!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黑袍人的耐心就快被耗尽了,沉下脸来,“子爵大人,您大晚上的喊我出来,就是为了拿我寻开心吗?两天前铠岩城陷落的时候我们已经按照约定提前告诉您了,您不想着怎么应付魔法师协会和普希金那老家伙,大半夜跑出来消遣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说铠岩城陷落是两天前的事情?!”梅杰森一脸的难以置信,“你们……提前发动了吗?”

    黑袍人这会儿也意识到了不对,梅杰森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开玩笑,但正因为如此才会让他心中生出一股不安感,黑袍人快速道,“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

    “魔法历998年10月13日?”

    黑袍人的一颗心彻底沉了下去,他用手掌拍打着马车车厢,焦急道,“停车停车,让我下车!!!”

    车夫闻言立刻靠边停下了马车,黑袍人来不及向一头雾水的梅杰森解释就急匆匆的跳下了马车,然而不过几个呼吸他又重新退回到马车上,梅杰森正想开口询问就见另一道身影也钻进了车厢中。

    “嗨,子爵先生,我们又见面了~”达达里昂热情洋溢的打着招呼,在看到对方那副茫然的表情后一拍脑门,“嘿,我差点忘记了,您已经失去了最近两天的记忆,真遗憾,这样您欠我那一炉烤曲奇就很难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梅杰森本来就不蠢,这会儿已经反应过来自己是中了对方的陷阱,他倒是不在意黑袍人的死活,更关心的还是自己的身体状况,紧张道,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,我只是帮你删掉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记忆,当然,接下来如果你不打算配合我的话,我倒是也不介意把你二十岁前的记忆全清空,让你感受下年轻的灵魂住在苍老的躯体里是什么滋味。”

    梅杰森张嘴,似乎想说什么却被某人给粗暴打断,达达里昂摇了摇手指,“你最好不要用你的家族或者什么狗屁神明来威胁我,我可以保证在接下来的这一个魔法时内,这个车厢中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止我所欲为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个魔法时之后莉莉丝将马车停在路边,达达里昂押着黑袍人从车上走了下来,对女魔法师咧了咧嘴,“我们这一次运气不错,抓到大鱼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