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安氏迅速的冲到里屋,顾铁柱被人打的鼻青脸肿的样子就出现在了安氏的眼中,只见顾铁柱眼睛被打乌了,脸被打肿了,嘴巴更是被打出了血。

    安氏一见顾铁柱这样当即心肝肉疼的就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呦,柱儿,娘的柱儿啊,你咋被人打成这样了?到底是谁干的?告诉娘,娘去帮你出气去?”安氏越说越气,自己好好的儿子被人打的半死不活的,当真是气人。

    安氏胸口不断的起伏着,看的出来安氏这会儿被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顾铁柱自己欠了别人的银子,还不起才被打的,他哪儿敢告诉他娘实话?

    只是抓着他娘的手一个劲的说腿疼。

    “娘,腿……我的腿,你快帮我看看,我的腿好疼。”顾铁柱醒来就觉得一双腿钻心的疼,这种滋味比当时被打那会儿都难受。

    安氏咯噔一下,老脸都吓白了,“腿?儿子,你的腿咋了?难道叫那些杀千刀的给打断了?”安氏现在对腿伤都已经有阴影了,当初她男人顾呈祥上了腿在床上躺了差不多两年才能站起来,儿子顾衍也是几次三番的伤腿,还当过一年多的瘸子。

    好在最后她儿子的腿也都被苏云锦那个女人给治好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两件事,安氏√苏云锦又稍微的顺眼了那么一点。这也是为何安氏想过给顾衍纳妾膈应苏云锦,却没想过让她儿子休了苏云锦的原因。

    苏云锦确实对她儿子和顾呈祥都有恩。

    她不能让她儿子休了苏云锦。

    顾铁柱这才刚醒,他也不知道他的腿咋了,只觉得难受的很,一动更是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娘,今天两个人在儿子的腿上狠狠的踩了记下,也不知道是不是伤了筋骨了?”顾铁柱有些艰难的告诉安氏。

    安氏脸一黑,大夫就在这时从外面那些一碗调好的药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大兄弟,你这腿确实被伤到了筋骨,俗话说,伤筋动骨一百天,你最近几个月还是别乱动了,就安心躺在床上养伤吧!”

    安氏一把扯住大夫的袖子,“大夫,大夫,我儿子伤了腿,那他还能走吗?会不会瘸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,这倒是不会。”大夫给了安氏一个放心的眼神,“只要好好休养几个月,你儿子身上的伤就能好的彻底了,不用太担心。”

    安氏一听大夫这话,顿时放下心来,“好好好,没事儿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大夫又道:“大娘,虽然你儿子休养几个月就能痊愈,但是你儿子现在身上的伤不轻。必须得卧床休息,要是你和你儿子不按照我说的办,指不定就会留下后患,瘸腿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安氏听了,连连称是,“多谢大夫,多谢大夫,我一定让我儿子好好休养,不让他下地。”

    大夫将该嘱咐的都嘱咐完了。这才打算帮顾铁柱上药。

    苏云锦带着下人去偏厅打算见安氏,结果还没到偏厅。就有丫鬟过来告诉她安氏突然走了,还走的很是匆忙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