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顾衍太久没回来,安氏也跟着起了疑心,时不时的故意来苏云锦她们府上问顾衍的事。

    安氏三天两头来一回,直到苏云锦告诉她顾衍年底会回来,安氏这才没有成天往苏云锦跟前晃。

    安氏觉得她已经等的太久了,就算是暂时不能从苏云锦的手中抢走当家做主的权力,她也可以先搬到府上去住着。

    俗话说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她不搬去和老三夫妻一起住,又怎么能抢走当家的权力?

    安氏打定了主意,不管顾呈祥答不答应,她都要搬去和老三夫妻同住,至于小山和香儿,那就交给顾呈祥看着。

    老四如今在赌坊帮忙做工还赌债,压根不方便照顾两个孩子,平时都是她在照顾,她搬去老三夫妻府上后,就可以让她男人顾呈祥照顾。

    安氏算盘打的叮当响,暗自窃喜。

    苏云锦并不知道安氏的主意,天气一天比一天冷,衣服也换成了厚的,屋子中丫鬟们已经生起了碳火和炉子,炕也烧的热热的。还有汤婆子丫鬟们也随时备着给主子取暖。

    苏云锦在地上铺着厚厚的一层地毯,两个孩子可以在地毯上爬着玩儿,也不冷。

    这天早上,苏云锦刚打开屋门,就一股冷风呼呼的往屋里吹,还夹杂着飞扬的大雪,苏云锦眼前全是弥漫的雪花,特别大,鲍婶在外面搓着手跑进来,见苏云锦开门,赶紧的关上门,又把苏云锦拉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“夫人,外面那么大的雪,快进屋里去,仔细别冻病了。”鲍婶今早去外面瞧了瞧,街面上都积了厚厚的一层雪,屋顶更是不必说,也是白茫茫的一片,今年的雪好似比往年的更大些,往年虽说也冷,可却不像今年这样冷,雪也没今年这般大。

    鲍婶说着又抖了抖身上的雪,刚刚从外面进来,鲍婶那一身的雪,都快成雪人了。

    苏云锦扑哧一笑,又唤了两个丫鬟来帮鲍婶掸雪。

    屋里热呼呼的,鲍婶揭了斗篷往屋里走,又把手中的食盒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夫人,这些都是你爱吃的。我特意吩咐厨房给你做的。”鲍婶打开食盒,一样一样的将食盒里的东西往外拿。

    小米粥,蒸饺,大包子,还有番茄酱拌面,都是才做好的,还冒着滚滚热气。

    苏云锦在桌子旁边坐下,鲍婶又把盛好的粥和勺子递给了苏云锦,“夫人,天儿冷,东西凉的快,你趁热吃,这些热的吃下去,身上也能暖和了。”

    苏云锦拿着勺子喝了一口粥,外面那么大的雪,顾衍还没回来,苏云锦不免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鲍婶也看出了苏云锦有心事,“夫人,你可是在担心公子?”

    “婶子,相公按理说这几天应该能回来,如今外面冰天雪地的,也不知道相公他们现在在路上到底怎么样了?”放下勺子,苏云锦也没了吃饭的心思,头中想的全是顾衍。

    鲍婶也有些担忧,冰天雪地,就是走路都不方便,更别说赶车了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