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柳蔚觉得李茵的视线有些古怪,过分的灼热。

    但乾凌帝生死攸关,柳蔚也没心思多想,直接从李茵身边越过,走到了乾凌帝榻前。

    皇后在榻前守着乾凌帝,旁边有十数位太医围在一起,商量了半天,也没有个最终对策。

    柳蔚对着皇后行了个礼,弯身道:“下臣,见过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皇后抬眸看到的就是柳蔚的脑袋顶儿,表情冷漠的问:“可是柳大人?”

    柳蔚垂首,道:“担不得皇后娘娘一句大人。”

    皇后又看了柳蔚两眼,见其身型翩翩玉树,却是有些文弱,倒与往日里想的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在皇后的想象里,这位柳大人应该是没这么清秀。

    当初幼儿失踪案破获,闹得整个京都街知巷闻,沸沸扬扬,皇后便听许多人提过这位柳先生,还曾想着,此人倒是个人才,若能招揽,也不失为太子的一大助力。

    不过天不遂人愿,就在皇后打算召见此人时,却听说,此人已经随容棱离京办事。

    既是随容棱离京,那便说明,柳先生,应当已是容棱的人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皇后开始斟酌。

    已投靠容棱的人,若是想弄过来,不说胜算几成,就说忠诚上,便不能保证。

    几番思量,皇后还是放弃了招揽此人。

    这一晃便是数月,此人沓无音讯,皇后渐渐彻底收了心思,直到数日前,才听说此人回京了,还被皇上赋予重任。

    但那时候容飞出了事,皇后无心关注其他,直到今日,才算彻彻底底见过此人。

    柳蔚没法子一直低头,总要抬起。

    皇后却不知为何,看着这人清俊标志的五官,越看越不顺眼,总觉得,有些眼熟,莫名地心生憎恨。

    皇后自认从不无端端的讨厌谁,突如其来的厌恶,连自己都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审视的又将柳蔚打量一圈儿,皇后才道:“皇上大殿出事,本宫知晓,不该怪你,但你放纵一些无谓之人说一些大逆不道之话,本宫可否认为,是你的不识大体,害至圣上昏迷在**?”

    皇后这一番话没有放低声量,直白的言辞,令原本还沸反盈天的大殿,突然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柳蔚再次低垂着头,没有出声,直到皇后又一次开口:“柳大人,你可认罪?”

    柳蔚淡缪的道:“臣,认罪!”

    皇后狐疑了一瞬。

    柳蔚又道:“从接下这桩案子开始,臣便知道,臣这颗人头是留不住了,不管得罪的是谁,这桩案子背后有何隐情,都不是臣这样的身份能干预的。今日臣本就豁了出去,这条命,皇后娘娘想拿,拿去便是。只是临死前,可否求娘娘允臣为皇上瞧瞧,臣不才,杏林一门稍有研究。”

    皇后摇头:“太医都断不出法子,你能?”

    柳蔚挺直背脊,转头看向那一众太医,问道:“诸位大人是否已看出了皇上症状?”

    几位太医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其中一位年纪较轻的,似乎有些怕说没查出,会被皇后降罪,犹豫一下,便道:”皇上胸内有塞,气淤闷堵,实则血脉不通,若要疏导,用外力最好,但,若要保险,却是内调为佳。”

    另一太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