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小子牛远远站在卫生间门口,她自己都觉着恶心。看见他竟然也不戴口罩,就是从荷包掏出一套类似手术室医生使用的用具:轻薄指套,镊子,迷你试管瓶。

    子牛这时候联想到什么,问,“你,和那个计无一什么关系,”计无一不学医的么,看他这阵势显然跟医科有关系。

    他没抬头,还是极专业滴收集她的粑粑,就是好像轻笑了下,“你对他感兴趣呀,”

    “谁对他感兴趣,”子牛说,嘴巴噘起来,倒也是真心话,就是没兴趣。

    他收集好,起了身,还是没看她,收捡自己的东西,“那他一出现,你跑得可比兔子快。”

    “谁比兔子,”子牛一顿,又一跺脚,“你到底是谁!别监视我!”

    他要走出来,子牛却这时走进去,错身时他把她胳膊一扯,“还想拉啊,今天的量够了。”痞着说,

    子牛狠劲儿一甩开他的手,“滚开!我冲厕所!”男孩儿就是哈哈笑。子牛面红耳赤还是被他拽着一边胳膊地按下了马桶冲水。

    这一连一周,他起码潜入她家三回,饶是子牛自己出资换了无数次门锁,他都能无痕无迹地潜进来,真跟鬼魅一样!

    每次来,给子牛带来的都是足够馋死她的食物。子牛就总是无限循环地别扭——诱惑——张嘴吃——憋屎——被他逗轻松——拉。像个死扣,解都解不开。被他吃得死死的,真成了他养的个造粪机!

    可这样多少回了,她竟然还是不知道他的名字!不,是不是人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个周五子牛班上班会请来了评书大师许元芳给同学们讲评书来历——嘿嘿,这就是九中的实力!除了应试教育抓得紧,高端素质教育也不会丝毫放松。

    可能对九中的学生而言,评书不算稀奇,毕竟这是个皇城根儿下极普通的曲艺形式。但对从南方来的子牛来说,就极感兴趣了!你知道小子牛几次路过茶馆,里头有人说评书,她都想进去听听,可惜不敢。所以这节课,子牛听得格外专心。

    历史上评书的地位极高呢,远盖目前所有的艺术形式。评书起源于唐代,当时叫“说话”,所以说“说话是一门艺术”;唐代也是“小说”成熟期,二者均有传奇性质,为后来的文学创作打通了一条新路。

    宋元以后,两大元素催生评书,一是商品经济,二是市井文化,勾栏瓦舍是艺术与观众云集之地,当时的盛况远远亲切于今天的网络;明清以后,评书成为百姓的精神食粮,在没有现代媒介的社会中,说与听之间传达着历史、知识、评论、人性、世故、情感;总之,每到生活富足之时,说书人便是人气场所中心,让观众如痴如醉……

    大师到底是大师,将这些历史都跟说书似得,子牛老羡慕他老人家的嗓音和语调了,滋生出想学的意志……

    正如痴如醉间,忽然听楼下操场一声惊呼,接着就是许多人的躁动似得,

    到底不是上正课,窗边已经有同学望过去,这边看不见地就小声问“怎么了?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